2020年诺贝尔化学奖背后的专利战

  2020年10月7日,诺贝尔化学奖揭晓,颁给了两位女科学家Emmanuelle Charpentier 和Jennifer Doudna,以表彰她们在基因编辑领域的开创性的贡献。两位科学家在2012年发现了有着“基因剪刀”之称的CRISPR-Cas9。这一发现让科学家从此能够自如地编辑生物基因,在药物开发、疾病领域有着广泛的前景。以前让人类束手无策的遗传疾病,在基因剪刀的帮助下,现在也有了治疗的希望。

  “基因剪刀”技术已经问世,很快就成为诺奖的大热门,科学界都知道,这样的成果获得诺奖只是时间问题。

  这种伟大的发现,必将对人类社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商业上的前景也不可限量。作为发现者,JenniferDoudna很清楚“基因剪刀”的商业价值,她所就职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也有完善的知识产权管理制度,在论文发表之前就将相关技术申请了专利,最早的专利申请日为2012年5月25日,目前已经在几十个国家或地区进行了布局。

  但是这件专利是开创性的基础专利,只涉及在细菌领域的应用。而就在Jennifer Doudna教授的专利申请后整整两个月,2012月7月25日,就职于博德研究所的华人科学家张峰也申请了相关的专利。这为后来的专利争夺战埋下了伏笔。

  双方的专利权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博德研究所为此进行了一系列的诉讼。代表JenniferDoudna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认为张峰团队的专利没有新颖性, 指出Jennifer Doudna教授的论文披露了在细菌中的应用,张峰团队将其应用到真核细胞(动物或植物)中是显而易见的。但是美国专利商标上诉委员会(PTAB)并不赞成,张峰团队的十几件专利都维持有效。

  也就是说,Jennifer Doudna的论文或专利只涉及到在细菌中的层面,而张峰团队专利的权利要求是涉及到真核细胞上。如下文所示:

  1. A 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ersed ShortPalindromic Repeats (CRISPR)-Cas complex, comprising:

  - a Cas9, wherein the Cas9 has two or morenuclear localization signals;

  - a guide sequence linked to a tracr matesequence, and

  - a tracr sequence hybridizable with all ora portion of the tracr mate sequence;

  wherein the guide sequence is designed tohave complementarity with a target sequence in a eukaryotic cell and is capableof directing sequence-specific binding of the CRISPR complex to the targetsequence in the eukaryotic cell.

  坦白说,Jennifer Doudna教授肯定很恼火,在科学家眼里,研究这个的主要目的肯定是为了造福人类,因此应用到植物、动物、甚至人类是迟早的事情,没想到还未来得及研究,他人已经抢先一步申请了专利。这对自己非常被动,鉴于基因剪刀的商业前景,预计会造成几十亿美元许可费的损失。但是根据法律,张峰的专利涉及到大量的技术细节,这些都是Jennifer Doudna的论文未披露的,获得专利权也是合法合规的,而且张峰团队提供的证据显示他们在Jennifer Doudna教授提交论文之前已经开始了相关研究。

  目前相关的诉讼依然在进行中,双方在该领域已经布局了几百件专利。很多专利也在中国进行了布局。

  根据各方的估计,基因剪刀专利在未来产生的许可费可能多达几十亿美元。在如此大的商业利益面前,双方肯定难以和解,相关的诉讼必将持续下去。


宁波诚源专利商标事务所 版权所有 2006 all right reserved
Ningbo Channel Patent & Trademark Attorneys Office, P.R.China
免费色片